叉烧包

【瓶邪】《王子,龙,送饭人》1

碎碎九十三:

《王子,龙,送饭人》1
一千零一只剩20本啦~把隐藏的一个短篇放出来~还没买到的要抓紧哦~不二刷的!
购买地址:O网页链接 


王子,龙,送饭人





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王国。国王年事已高,需要有人继承王位,他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都很优秀,所以不知道应该选谁作为继承人。


国王告诉儿子们,想继承他的王位,一定要经过十分严苛的考验,毕竟国王不是随便就可以当的。儿子们要翻越高山,跨越大海,一路过关斩将,斩杀恶龙,拯救苍生,最后在大彻大悟之下回到王国,才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国王。


第三个儿子抢先说:可拉倒吧,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吴老三才不要待在这里,王位爱谁继承谁继承,没有最小的儿子继承王位的道理。


第二个儿子冷静地说:我退出,弃权。


第一个儿子刚想张嘴,就成为了新一任的国王。因为老二老三放弃了继承权,所以国王决定把王位传给长子。从此以后,很小很小的王国就在新一任的国王的带领下,开始了新的生活,真是一个可喜可贺的故事啊。




“所以这就是你要把我关进高塔的原因?去你妈的,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我踹了一脚还在发光的鸟笼子,怒气冲冲地吼道。


我今天早上在二百厘米的床上醒来,手里还拿着半边被子没掀开,突然一个戴着十分滑稽的尖帽子的巫师闯了进来,说他是我们王国的坏巫师,要把我抓去关进高塔里。我都没听说过我们王国还有一个坏巫师,刚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他连被子带人装进了一个会悬浮的鸟笼子里。


巫师手忙脚乱地翻阅着厚厚的书,一本正经地道:“当然有关系了,这说明每一个童话故事的开始,都要遵循童话故事的定律,这是亘古不变的。但是呢,如果出现了一些不可违背的原因,那么后人也可以在此基础上做一点小小小小的改动。”


我道:“你这他娘的还是小改动?我是王子,王子是要去拯救关在高塔里的公主的,不是被关进高塔里!”


巫师有点委屈地道:“谁叫你们家没有女儿的,没有公主,那我只好用王子来代替了啊。”


“那你就不能不关我啊?”


“绝对不行,我是一个坏巫师,坏巫师的标准做法就是威胁国王,然后抓他女儿关进高塔,用恶龙看守,让他们一辈子不得相见。”


我使了半天的劲,这个鸟笼子还是纹丝不动,坚固得要命。我实在踢不下去了,干脆朝地上一坐:“那请问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要钱还是要地位,还是要王位?你要什么你拿去就是了,我回去跟我老爹商量一下还不行吗?”


巫师扶正了脑袋上的尖帽子,拼命地摇了摇头,严肃地告诉我:“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正经的坏巫师,只做坏巫师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你贿赂我是没有用的,我不会为了世俗的东西动摇自己的原则。我的目的就是贯彻落实所有的坏巫师都会做的事,把公主……或者王子,关进高塔。”


“……那请问我要怎么出来呢?”


巫师拿出一根绳子拴住关着我的特大号鸟笼,牵着我一路朝没有人的森林深处走去,他还真是个半吊子,又跑去翻了半天书,才念道:“根据童话故事第一百三十五条定律,会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佩戴宝剑,从天而降,斩杀恶龙,救出公主,两个人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一个王子,所以我肯定是男的,我一个男的要怎么和另外一个王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啊?!”


“那我不管,反正必须是王子,结局也必须是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我有点绝望,只好跟他打商量:“公主来救我行吗?”


“不行。”


“那你抓我进高塔怎么就行?”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原则性的问题是不可以改动的!你家没有公主,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王子。所以必须是王子来救你,不然你就要在高塔里呆一辈子。当然如果你想做睡美人,我也可以成全你,让你沉睡在蔷薇花里。”


我连忙道:“算了吧,我花粉过敏,千万别了,我可不想睡着了以后是一个王子把我给亲醒了。”


巫师安慰我道:“没关系的,一般故事的结局都是幸福美满的。”


我问他有没有考虑过做一个好巫师,因为像他这种反面角色,最后都没有好结局,不是被王子杀了,就是被国王关了,这多不好啊,多不阳光啊。


巫师表示他从小的远大志向就是做一个彻底的坏巫师,他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梦想的。就算最后不能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也没关系,他就是要做坏巫师。而他做坏巫师的开端,就是要把我成功地关进高塔里。


第一次见有人在童话故事里这么坚定不移地想做一个坏人,要不是他做的坏事是把我关进高塔里,我还真是佩服他……去他妈的傻逼!凭什么我要成为他的踏脚石!哦,我家没有公主,就要把我这个王子拿去抵债。别人家王子都能迎娶公主,幸福美满地过日子。到我这里不是和王子共度余生,就是要在高塔里孤独度日,凭什么啊!


我跟这个顽固得要命的巫师讲了一路的道理,他都捂着耳朵不愿意听,只一个劲儿地牵着我走啊走,走啊走,走啊走。我讲累了裹着被子都睡了一波了,他才停了下来。我打个哈欠,揉着眼睛一看,我们到了一个特别小特别破的高塔门前,说是塔都抬举它了,这还没我家城堡的一半高。


“到了,这就是我租的那个高塔。”


“租的?”


“是啊,高塔不租,难道人家还白给你用吗?”巫师抠了抠手指头,“我还是实习的,没什么钱,只能租这里了,等干第二单我有钱了再租个大点的。”


我道原来他干这事是有人给他钱的吗?是谁给他钱的啊,难道他们还有个什么坏巫师协会不成。巫师无辜地告诉我干坏事纯属个人爱好,怎么会有人给他钱呢?我道那你干第二单怎么会有钱呢?他道自己有打工,给镇上的孩子变魔术。


……真是个有原则的坏巫师啊。


巫师把鸟笼子拴在树上,自己走到高塔前,敲了敲高塔的门。这塔真的好破,连条护城河都没有,就门口插了个牌子,写着“内有恶龙,闲人勿入”。我琢磨着这个塔不高,要是我爹带人来救我,可能用不到五分钟,这么一想也没什么好怕的。


“来了来了,敲什么敲,门敲坏了谁给胖爷修啊!”一个大嗓门从门后传来,伴随着门开的咯吱声,里面的那条恶龙闪亮登场了。我抬眼一看,差点笑出来,这哪是恶龙,分明是条肥龙,这么肥的一条龙,翅膀和肚子完全失去了协调,他到底是怎么飞起来的?


肥龙走一步身上的肥肉就随着一颤,他看了一眼巫师,道:“是你啊,得了,进来吧。你绑来的那个公主呢?快给胖爷我看看,要是个漂亮姑娘,胖爷再给你打个折。”


我立刻问道:“要是男的是不是就不让住啊?”


肥龙一看我,大惊道:“不是说关公主吗?怎么你给我弄个男的来啊?还是说这姑娘是女扮男装的?啧啧啧,那就不能打折了,长得太男性化了。”


巫师道:“我可是付过你钱的,一开始也没说男的女的呀。”


肥龙为难地打量了我一番,勉强点了点头,说反正也没什么生意,男的也凑合了。巫师怕他会反悔,匆匆忙忙地把鸟笼子朝高塔里一塞就跑了。我嚎着让他把我放出来再走,关高塔就算了,没人会把公主关在鸟笼子里啊。


巫师走了以后,肥龙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得了,你既然不是公主,那胖爷也就不跟你假客气了,咱们互相介绍一下吧。我是王胖子,你是哪个国家的王子啊?怎么给你弄到这来了?”


我叹了口气:“我是很小很小的王国的王子,我叫吴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死巫师说什么我们家没有公主,就把我关起来。哎,我能跟你打个商量吗,他付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就放我走好不好?哪有人会把王子当成公主关起来啊?”


胖子抓了抓肚子,居然摇了头:“不行不行,我们龙也有职业道德的,要是你付钱我就放了你,那我王胖子以后怎么在这一行立足啊,更没人租我的高塔了不是。哎呀,你也不要灰心啊,他关了你不假,不过坏巫师守则规定了,必须要有放你的条件啊。”





秃奔树太郎:

一起来看美女与野兽吧!
图2p

源博雅的源还打错了……算了不改了……

四月煮酒:


继续段子

61,犬神向后辈介绍自己的人生历程时总会感叹,时间会提升妖生的价值。

我翻着旧相册,看着柴犬到二哈再到萨摩耶,表示很有道理。

62,童女问我,青行灯坐着灯,阎魔卧着云,为什么妖刀姬不骑着刀?其实我想告诉她酒吞也没骑着葫芦。

63,吸血姬不喝O型血。

64,络新妇喜欢织毛衣。

65,妖狐第一次见到般若的时候,当场吓白了脸。大天狗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向他证明自己这一千多年都是单身。

66,我们都很好奇镰鼬为什么不会踩到袍子。后来青行灯告诉我,因为他们腿短。

67,妖刀姬看《倚天屠龙记》看哭了,她说她可能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哥哥。

68,天冷了,寮里人又多,所以大部分式神一直用的是公浴,直到有一天,雪女心血来潮去了一次。

69,之后晴明花重金给雪女单独建了浴房。

70,天气转寒,大天狗得了鼻炎,惠比寿让他不要接近绒毛之类的东西,他抱着被子哭了一晚上。

71,站在旁边的安慰他的鬼使白突然打了个喷嚏,鬼使黑默默地回屋换回了旧造型。

72,今天早上莹草哭着从御魂塔跑回了寮,我问同行的座敷怎么了。

她说,今天魂十,莹草是首发,结果还没开打八歧大蛇带着一众小怪噗通一声给跪下了,边朝着莹草喊爸爸边痛哭流涕地交出了6星暴击针女。

73,然后莹草在门口帖了个条:人家是妹子!不要叫我爸爸!
一众式神盯着她的五维表,齐声喊到:好的爹!

74,雪女刚才和我承认,其实她不太认识人类的文字,所以她当时不小心进的是男浴。难怪晴明这么大方。

75,椒图总认为自己有一口好嗓音,每天晚上我们都能听到她坐在池塘边唱歌。几度怀疑自己弦出了毛病的妖琴师差点当场砸了琴。

76,后来才知道上次来的那个金毛卷发老头送了她一本书,叫《安徒生童话》。

77,妖刀姬也想看,我默默地换掉了所有王后的图片。

78,鬼使白似乎很不满意自己最后住到了鬼便黑的隔壁,记得刚搬过去那段时间,他天天堵气把自己关在屋里,直到鬼使黑送了他一套高领口毛衣。

79,最近一直惹挚友生气的茨木决定效仿一下,于是他找络新妇给酒吞织了条胸罩。

80,收到礼物的酒吞决定去魂十冷静一下,从那天起魂十的八歧大蛇又多了个爸爸。

82,小鹿男说他有个小名叫斑比。

83,我们一直很好奇两面佛和轮入道的关系。

84,阎魔把头发放下来后其实特少女。

85,判官沾酒必醉一杯倒。

86,每个人都清楚地记得之前他醉酒后拖着大毛笔满院子逮谁追谁,死活要教人家“死”字怎么写。

87,吸血姬很难过,因为自从她来我们寮后就没吃饱过。

88,酒吞最近一次生气是因为茨木围着他唱《友谊地久天长》。

89,般若很黏人,昨天晚上一直缠着博雅给他讲睡前故事。晴明表示,人之常情,毕竟是小孩子嘛。

90,然后第二天,穿着黑晴明皮肤的阴阳师带着大天狗·觉醒和妖琴师·觉醒在斗技场上和博雅怼了一整天。

91,据桃花妖说,同行的座敷似手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92,我们都在等树妖结苹果过圣诞节。

93,小鹿男决定报名北极特快专递。

94,一目连来了后荒川重新对自己的身高产生了自信。

95,红叶和大天狗不知为何相看两厌,帚神说可能是探讨大招时产生了冲突。

96,说这些话时帚神总表现得很难过。

97,妖琴师洁癖真的很严重,甚至不愿意和雨女同一战场。

98,知道真相后的雨女又开始哭了,每天举着伞在桥头徘徊。

99,后来听说城里来了个大夫四处打听在渡口借他伞的姑娘。

100,荒川看雨女日渐消瘦十分不忍,建议她培养些其他的兴趣转移注意力。

101,然后他带着雨女进军了摇滚界。

102,据说雨女现在的偶像姓萧。

103,雪女现在又开始拒绝戴魅妖了,她说伤自尊。

103,妖狐出门撩妹的时候喜欢带着樱花妖,每次出场前都先让她发个大招。

104,我们很好奇首无是怎么吃饭的。
首无说:还能怎么吃。然后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饭团塞进了脖子里。

105,座敷决定以后斗技鬼火收费。

106,晴明为了道歉给她炖了一个月的猪肝汤。

107,丑时之女给每个叫她名字简称的人做了一个稻草人。

108,鬼使白放大招喊“活死人!”的时候,桃花妖总是下意识地对“肉白骨”。

109,吸血姬见到童男五维表后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110,寮里的式神挑衣服的时候从来不让大天狗帮忙。

111,骨女吃了妖刀姬的安利开始看武侠小说,她说她最近在学习玉女剑法。

112,最近好久沒看到清姬了,哦对,她冬眠了。

113,昨天晚上睡前我看到酒吞在偷偷喝牛奶。

114,城里结婚的人又开始找我们寮借樱花妖了。

115,晴明决定下次他们再来借凤凰火的时候把寮的一部分划出去开个婚庆公司。

116,荒川出了个人专辑,名字叫《大河向东流》。

117,雨女其实更喜欢之前的那个名字,叫《情深深雨蒙蒙》

118,童女总偷偷问童男凤凰火是不是他们的妈妈。

119,自从石矩开始祸乱平安京,八歧大蛇就清闲许多。但晴明大人,真的求你了!今天不要再吃章鱼盖饭了好吗!都吃了一个月了!

120,判官觉醒后依然蒙着眼睛,我很奇怪,问他为啥不换觉醒造型,他看了看院子里相谈甚欢的鬼使二人组,叹了口气:辣眼睛。

121,阎魔(觉醒)和孟婆(觉醒)表示很有道理。

崽崽总是在作死,但依然喜欢他

阿术术_铃音哒家喵:

还是学院,3